IN ARCTIP
NEWS
  • 文评 - 0
    屁大点事也可以很有趣

    对于马伯庸这位作者,应该有不少人都或多或少听说过他的大名,以及和他有关的祥瑞传说:只要和他扯上关系的,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唯独他自身每一次都能幸免于难,逃过一劫。


    在《古董局中局》和《三国机密》大受欢迎之前,马伯庸曾经发布过一篇名为《末日焚书》的中篇小说。


    这篇小说初看时并不起眼,开头怎么看都只是很普通的末日背景故事而已。


    但是随着故事的展开,主角一伙人不得不为了取暖而开始焚烧图书馆里的书籍。由此开始,人物之间逐渐开始产生矛盾了。在介绍每一个人的时候,作者所使用的笔法都是极其诙谐的。


    例如这几段:

    [i]“操!净扯些没用的,赶紧想个办法保持供暖吧!”邵雪城不耐烦地嚷道。祝佳音猛地跳起来:“还有你!你这名字起的有问题!你出生的时候,肯定有什么征兆!你爹在国家什么部门呆过!他一定参加什么计划吧?”邵雪城勃然

    ......
  • 文评 - 0
    边城

    我第一次看《边城》,不是书,而是电影。那时的我并不喜欢民国背景。看不懂翠翠的爱情,对当地的风土人情也不太感冒。兄弟俩喜欢上一个女孩子,女孩子喜欢弟弟,因哥哥的死,弟弟感到愧疚而远走他乡,只留下女孩子,活在等待中。一个很寻常的故事,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爷爷的死。犹记得那会爷爷找了一块小瓷片在自己的臂上腿上几处划了道口子流血了,在雷电交加的夜晚里死去了。可我看不懂,以为爷爷自杀了。


    当时我十分不理解,爷爷怎么舍得,忍心留下翠翠一个人孤零零地守着渡船?她已经失去了二老了,连爷爷也离开了她,太可怜了。


    于是我翻开了《边城》这本书,直接跳到了爷爷“自杀”这里看,然后我记住了全书最坏的一个角色“中寨人”,就是这个人欺骗了爷爷,让爷爷误会二老选择了“碾坊”,不要“渡船”了。后又得了顺顺的亲口答复,爷爷最后带着

    ......
  • 文评 - 1
    百万孤独

    我第一次阅读《百年孤独》,是在初三下学期的某个中午。其时中考的钟声已近,四下一片临战的肃杀,但午休的人在闲暇时还是很散漫的,一如往常。我是要非常感谢范晔的,作为一名富有才华的译者,他带来的翻译竟尚还有着雨林中无边水汽。

    就此,我进入了吉卜赛人击鼓鸣笛的喧闹欢腾声中。

    一开始,我的阅读还是带着现代人目光的“审视”,被魔幻后的现实主义如同米饭里的木渣,无时不刺激着吞咽的喉。我是会觉得梅尔吉亚德斯的磁铁石绝无可能有此神力,可以把钉子从木头中拔起,认为再严重的乱伦也不至于使婴孩返祖出猪尾巴的。然而当我阅读到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对于马孔多周围的地理考察的描写时,这些便就全部变得可以理解。

    “在这潮湿寂静,远在原罪之先就已存在的天堂里,远征队的人们被最古老的回忆压得喘不过气来,他们的靴子陷入雾气腾腾的

    ......
  • 文评 - 0
    傻瓜与夕阳

    前一波在看阿甘正传,第三遍看,回想起第一次,应该是在几个月前。

    电影是早看过了,很多地方也记忆犹新,人们一想到阿甘,大多也是高高的,有点傻,和电影里的那个如出一辙。

    就这样,几个月前,我就随便翻翻,看见了这部原著,这就有点惊喜,也就抽出来随便翻翻。这一看可不得了,收不住了,一口气两天就给它干完了。

    这本书用的是阿甘的视角,阿甘自称傻子,至少他嘴里,“至少别人是这么认为的”。体格足足两百磅,好几个种玉米的大黑人也铆不过他。

    我一边看,一边想着电影,自觉后者对原著尊重或不尊重的地方。阿甘自然是“傻”的,智商只能上傻瓜学校,那里都是些学习系鞋带或怎么上厕所的家伙。

    傻瓜阿甘的爱情也如此清新脱俗,他碰见他钟爱一生的珍妮,仅因为她和他说话,还问了他的名字,此处作者十分简略,简直一笔带过,没有公

    ......
  • 文评 - 0
    简谈淮上《破云》

    谈起《破云》这部作品,还要回归于作者淮上本身。


    从《凤凰图腾》到《大神养成计划》,再到提灯系列,以及如今的《破云》。在此之间,无论是从作品的构思文笔还是整体的格局来说,淮上的进步可谓是日新月异。

    跟p大以及水千丞不同,p大的作品多偏向于对于人生和生命本身的思考,读来让人觉得意味隽永,豁然开朗,颇有些哲思的意味。而水千丞则是传统意义上的耽美小说家,多注重故事情节,对于精神层方面的思考,相对较少一些。


    而淮上,则是融合了两个人的优点。


    从《提灯照河山》中穿越时空只为二战时期死去的家人向日本人报仇的倔强少年,到《提灯看刺刀》中为社会公平手刃歹人的天才青年再到如今的缉毒作品《破云》,从中我们不难看出,淮上的作品不仅仅囿于普通耽美小说中情爱的层面,而更多地是对于社会,对于国家情怀的探索与思考。在故事情节

    ......
  • 文评 - 0
    《轻蔑的一瞥》有感

    轻蔑的一瞥 这篇文章是我从某张语文试卷上读到的。不知为何,看着看着就哭了,然而这篇故事可并不感人。

    这篇文章是由德国的库尔特所写的短篇小说,写的是一个报案的警官。

    报案的理由却是因为一个居民因为警官长得像他的表兄,而产生的蔑视。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警官并无法理解那位居民蔑视这一行为,对他进行了报案、搜寻、逮捕等工作。

    他抓到了居民的特征——是蓄红胡子的,于是,警官所在的警察局局长就将整个地方蓄红胡子的人都逮捕起来,一个一个询问。

    这样一个政府所不该有的行为令我十分恼怒。依法治国并不应该是这样的。

    接下来,事情发展了。那位居民回到家,得到了来自外国的录取通知。他将要到国外工作。但是他得把胡子剃掉,还要带上护照。不过他并没有护照,所以理所应当的,他来到了警察局。

    ......
  • 文评 - 4
    什么样的伊甸园没有蛇?——简评《基里尼亚加》

    这是本不太常规的科幻小说,里面没有硬技术细节,科技水平相当有限(大概只是一些调节行星倾角、改变当地气候之类的场景被一笔带过时我才会想起我在看一本科幻小说。),是本标准的人文科幻——讲述在一个可能的近未来环境下人的生命活动乃至社会大图景的科幻小说。

    先聊作者,本书作者迈克·雷斯尼克,1942年生,现年76岁;1989年至今的29年里荣获五次雨果奖,一次星云奖以及37次雨果奖提名,11次星云奖提名等各类科幻奖项并在1993年获科幻小说终身成就奖“云雀奖”。

    说了这么多眼花缭乱的奖项其实和这本书关系也不大,只是先让你们觉得哇这个作者好牛逼好有一套。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对非洲有着莫名的特殊情结,他的许多获奖作品均与非洲有关,《基里尼亚加》也不例外。

    本书采用

    ......
  • 文评 - 3
    《紫罗兰的永恒花园》

    刚读完这本小说,有一种压抑感但更多的是能在这种背景下假装平和的一笑。好像是叶子被秋黄染了,自然而然地就像去地面上看看一样。但绝非凋零,相信如果你看完那部小说的话,也能明白那种感觉。总的来说,平和而自然。

    小说改编成了动漫,我也是从这一行为上才知道了,添加了更多唯美的臆想,相信也是不错的作品吧。

    对于这种老式步枪以及蒸汽火车的维多利亚似的时代,从来都非常的喜爱。在故事中的行进,推动,都似那种火漆封缄的信件被火车载着,火车发着蒸汽,打字机器械的敲哒着。值得去看一眼的世界。

    爱,小说中的主旨。

    没有说爱是什么明确的规定,也许是认识到了将那种本就无规则的东西规则化是愚蠢的?还是说根本就不需要。在小说中的描述,我没有感受到明确的爱意,如果爱意是那种宏大的场景化。作者的爱,十分的清透。

    到达一处场景,开展一段故事。

    在阳台

    ......
  • 文评 - 1
    黑格尔“理想性格”下的拉斯柯尔尼科夫

    黑格尔在谈到文学创作中提到了理想性格,在他看来成功的艺术作品是少不了理想性格的,甚至可以这样说“性格就是理想艺术表现的真正中心。”而理想性格应该具备三个主要特征主体人物性格的丰富性,人物性格的主导性和明确性,人物性格的坚定性和决断性。


    还是举例子说明吧,第一个特征的代表就是阿喀琉斯,他勇敢无畏,又颇具柔肠......,总之他的性格具有多面性,而这些多面的性格又同时集中表现在他身上。第二个特征的代表就是罗密欧,主体人物性格多面是不够的,多面的话也就意味着人物的模糊化,所以还应该有个东西在里面起个穿针引线的作用,从而使得人物性格明确、清晰起来,这个东西就叫情致。罗密欧身上有一种情致在串联着他,使得他这个人物非常的明确,这种情致就是对爱情的忠贞不二。所以不管罗密欧处在多么变化无端的关系里面,比如在对他的父母、朋友和

    ......
  • 文评 - 2
    【文评】村上春树《看袋鼠的好日子》

    村上春树《看袋鼠的好日子》


    这篇文评涉及剧透,这个短篇我希望大家有时间可以先看看,再看后面的评论,不然就会有不看问题直接看答案的感觉。


    一般的文评呢,基本上是这篇文如何如何,通过什么什么,表达了怎样怎样的观点。但是我比较重技巧,也希望能够给更多新手一些启发和思考,所以结构会有所不同。这篇文评主要想传达两个观点:

    1 “故事是生活的比喻”这一点的重要性。

    2 纯文学作品中,有意识设计的重要性。


    首先,我们先对这个短篇的结构做一个简要总结,当然如果是长篇的话我可能就换一种方式去分析了:


    场景,人物,目的

    耽搁一了个月时间

    关于袋鼠已经不是婴儿的担忧和讨论

    袋鼠的讨论:逃避人类敌人,回归母亲的袋中

    被保护

    两人吃喝后离开去喝啤酒


    注意,这篇文在开头,就交代了足以概括整个故事的东西(场景,人物,

    ......
  • 文评 - 2
    【评文】不听话的血雨与快乐

    这篇文给我的启发主要有俩点:

    一是富有寓意的语言和散文诗式的抒情:作者隐身于旁白,时而由衷感概时而冷眼议论,构成了故事的隐式结构;“雨”的落地、“鱼”的快乐,作者赋予物象以寓义,作为诗的韵脚,重章叠唱。在“先生”的性别上,作者还玩了一个小小的叙述诡计,戳破的时候蛮有惊奇感。

    二是赢在人物上,而人物则赢在“怪异”上:文中的人物或本身性格就离经叛道,如独立于漩涡之外又忍不住以插手为乐的“先生”、不愿为君王只想做反叛者的“李显”、因爱而狂的“月神”、继承了月神的疯与爱的杀人鬼女儿—”柒”;或身处黑暗中只能行非日常之事,如被李显借“柒”之手除去的众“黑雨部”。皆不能以常理度之,唯一富有常识的老好人,只男主一个。故事中的人物大多身处悲剧的

    ......
  • 文评 - 2
    雷蒙德·卡佛作品《大教堂》第一篇:羽毛

    大家好久不见,今日我为大家带来《大教堂》正文的第一篇,最“平凡”的一篇,同样是最“不凡”的一篇。

    为什么这样说呢?我本期待着能看到令人惊叹的开展,方能体现《大教堂》的伟大,我失望了,是的,但只是在一开始......


    巴德和我在一个单位工作。有一天,他叫我和弗兰一起去他家吃晚饭。我不认识他爱人,他也不认识弗兰,两下就算扯平了。不过,我和巴德是朋友,我知道他家里有一个小孩,小孩应该有8个月大了。这8个月都跑到哪里去了?这么长的时间都他妈的去哪里了呢?


    我还记得那天巴德带了一盒雪茄到班上,吃午饭的时候,在午餐室里分给大家抽。是那种杂货店里卖的雪茄,“荷兰大师”牌的。每一根雪茄上面都有一条红色标签,包装纸上写着“是个男孩!”几个字,挺显眼的。我不抽雪茄,但还是拿了

    ......

文评SUIPIA

  • 948
  • 185
  •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