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RCTIP
NEWS
  • 小说 - 0
    新坑试写草稿 收集评论

    十月的某天,已经连绵三天的大雨夹杂冰雹仍旧没有停止。


    飘忽的雾气渲染在某种青色的晚光中,宗庙的四处雕角上凝聚着豆大的水滴,黏着在玄鸟似的青铜浮雕上,宛如垂首泪滴,似乎喻示着什么不祥的事情即将发生。


    炉火烧的正旺,“噼啪”声不时响起,是屋子里唯一的声音。


    “你说他们这次多久才能回得来?”壁炉边,约有十六七岁的少女盘腿坐在桌边,身后是正在给少女剪发的黑白练武服女性。


    “说不准,长则十天,短则三五天。”侍女手中剪子出奇的细长,整体呈纯银白色。两刃相抵微有弧度,刃锋上有细碎的月纹,把手间则雕着几个华丽的字符。


    “可我实在等不及了。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能迎来这么好的日子了......”少女披着深红狐裘,脖颈罩在蓬软的白色出风里,没有任何黑色碎发落在绒毛上,不仅如此,她盘坐的地上周

    ......
  • 诗歌 - 1
    唯心赋

    唯心赋


    是日寒窗,雾霭残阳,长阴不避,久瑟心霜。


    迩来吴都,二月有余,仓惶迷乱,体弱身疏。渐寻其道,高居险途,终日煌煌,不知所图。素闻昔学同塌俱走,每至凉风弧月自孤。早迎晨魅,晚踏星途,薪微仍欠,入不敷出。


    久思成事,败心常兴,如执绒草而欲熟饭,似秉纸笔即为扬名,然却未果,退鼓长鸣。闲至岁冬,寒阴不晴,偶得双九,鉴史大明。元取宋世,暴敛百姓,官绅沆瀣,朝政不宁。洪武先圣,起于漂萍,寒饥舍破,务劳成形。


    夫年灾险疫,患疾众民,父随母去,兄命垂临。时势追迫,口占佛音,白莲兵起,乱世将侵。流难三载,渐通人心,世恶道险,为活艰辛。故村遗友手书则引,重八毅绝随义为兵。自此,如鱼翔深海,虎归山林,一日带甲,久成帝君。


    逐鹿天下,霸业垂成,北抗衰元之军自渭水,中御强横两敌于关外。终为正统,朱氏当空,整顿河山,欲建大

    ......
  • 小说 - 11
    科幻短文《黑雪》

    这无穷无尽的,由各类破旧电器和工业废料所堆积而成的小山,连绵不绝地延伸到视野尽头。


    小男孩儿在这些“铁山”间行进,他边走边努力找寻着对自己还有用的东西。


    他不断地俯下身子,去扒拉着那些废物,他的手指黝黑而干裂,没有任何一片指甲是完整的,残破不堪的衣物下裸露出布满污垢的皮肤。


    汗水使他那粘结成一撮一撮的头发变得油光发亮,他抬起手臂抹去额头的汗珠,每动一下,挂满他全身的拆修工具和破旧零件便叮叮当当地碰撞在一起。


    时间缓缓推移,小男孩儿杵着随手拾来的细铁管,小心翼翼地朝着眼前的“铁山”上爬去。


    这时,笼罩着整颗星球的污染层在无声的攻击中溃散开来,它们凝结成漫天飘舞的黑色絮丝,缓缓地从高空落下。


    这个过程,将会持续数个时辰之久,而小男孩儿此刻正站立在那座“铁山”顶端,默默注视着。他称这样的景

    ......
  • 诗歌 - 2
    另一种存在
  • 诗歌 - 0
    月亮小号
  • 诗歌 - 0
    破碎

    行走在街道

    夕阳坠毁在尽头

    它再也限制不了我们俩

    让这世界倾斜

    让那光芒破碎

    抓住夜神的披风

    我们就能一飞冲天

    现在给他一个吻

    等他用痛苦回报

    看谁先到深渊尽头

    你和我

    地平线立下达摩之剑

    看最黑暗后还会有黎明?

    肆意穿行

    我们寻找人生价值

    立下诅咒

    寻找魔鬼

    出卖我的灵魂,死亡也在所不惜

    告诉我,我得到了什么

    陷入污泥,将我的努力作废

    我们就是不在乎

    得到王冠,再把它击碎

    现在告诉我戴它需要承受多少重量

    奋力回击,抛却那些枷锁

    那些人生箴言,那些生活道理

    沉没污泥窒息

    奋力回击

    我们将在荒野点亮火把

    世上唯一的光芒

    随后它就将要熄灭

    谁也不需要指路明灯

    黑暗中我们更能看清自己的路

    ......
  • 诗歌 - 0
    煽动古代起义军的歌

    山高路远何所惧

    黑肤难掩赤诚心

    豪奢官宦夸富贵

    又有几人心系黎民

    世界昏沉暗如铁

    风雨将兴哪得晴?

    会有惊雷忽然怒

    吴广至 神州无处不刀兵


    面朝黄土背朝天

    耕作血汗一年年

    血汗卖与帝王处

    还添霸主几道长鞭

    荒年地主如鲸吞土地

    丰年谷贱伤农心

    茫然世间无去处

    只剩唢呐剔月衰陈音

    两行孤冢凄凉泪

    秦腔渐冷血如冰

    撞针亦有相击日

    男儿身贫志不平!


    饿死不如抗争死

    后者博得英烈名

    螳螂奋臂当车道

    载得书中史青青

    君王将相如电灭

    风吹潭水散青萍

    从来帝皇万世不一系

    黄粱酒梦该当醒

    圣上既然不听百姓言

    自然金戈呈丹心


    直言方是真忠良

    奈何世道正苍茫

    皇庭长流击柱血

    假利虚名付长江

    长江长 黄河黄

    风雷齐作暴动声

    更新日月换乾坤

    ......
  • 诗歌 - 0
    《消逝》

    (1)

    雨衣包裹着裸体少女

    长发淋湿 肉体美丽

    月光如盐普照大地

    黑夜转瞬即逝

    她和我一样坚信

    黎明会在黄昏后来临


    大神自海沟爬上

    召集天空和洋流的女儿

    她们以星光形式

    在沉没大陆的遗址上沉浮

    裸体少女裹着雨衣

    不言不语

    她是春日绯红的天空

    作为永远的向往而存在


    在拥抱后离去的

    伤感还要比嘴唇更深

    我是一只远离鲜血的青铜剑

    或者越女的泪水

    在历史深处寻找生命

    寻找潮湿的雨衣和肉体

    以此为痛苦 并不止息


    (2)

    那时天色尚早

    地平线因心情而灿烂

    众生致敬献礼

    是为你的诞生

    春之子与我相逢在人潮

    彼此缄默 擦肩而过

    蓝色河水静静流淌

    向夏天的家乡延伸


    在玉兰阴影中存活

    徘徊于两张桌子之间的情谊

    汽水对半而分 何其甘美

    怀抱高山的沉重

    以此向往光明

    九月的风 十月的风

    垂死的夕阳映红粉色天空

    大河把我推入海洋

    ......
  • 小说 - 2
    女孩

    爱情算是性欲吗?这种打自生心底柔和的欲望,使他产生了这个想法。说到底这样的想法还是不成熟的啊,发自内心,这样这样煞有介事地强调。


    “我没有女朋友,也并非是因为相信缘分的牵强借口,事实上,我的朋友曾推荐给过我。那是高中时候,人人都像是同一时间有了那种蒸发般的心情,我也是那其中之一。互不认识,朋友大力推荐“长得不错”“性格很好”等话,我开始想象,丰腴洁白的双手,白皙的颈部向上拉出分明的肌肉线条,栗色的长发修着娇柔的身子,娴静地坐在我身旁,于是才发觉朋友说的并没有这么动听,只不过我的构想,想到这点不经面红晕了,哪有这回事!真是羞耻。”


    “这么好的女生你会让给我?”带着半信半疑的心态,就这么问问,猴子这人,自己都没找到合适的。


    “看你单身久了,你还没有过呢。”谈恋爱的经历,“单这么久,看你可怜。”还不忘摆手

    ......
  • 诗歌 - 0
    暗恋的消逝

    沙漠拒绝甘甜的泉源

    冻结的心脏飞向天空

    人以独行为乐

    背负岩石和粮草

    倾心西西弗斯的女儿

    如果泪珠能化作雨水

    云海便会有

    ......
  • 戏剧 - 4
    一二九事变——为初中毕业所作

    第一幕(北京某大学教室)

    宋、周、道子、李上

    宋:看今天的天是蓝天,水是碧水,城墙且自是朱红的——风很平静,也未尝算是冷。的确是个开毕业典礼的好时节。

    周(微笑):我太清楚你接下来要说什么。

    宋(坚毅):是的,这的确是个开毕业典礼的好时节,但日本人也会因此欢欣。诸君,看看那笼罩在南京的阴云,在那阴云下,‘‘冀察政务委员会’’正在冉冉升起。

    李:。‘’冀察政务委员会’’?华北怎么了?

    宋:李向南,我们学生不是把头埋在书本里的动物。我们是社会的栋梁,是应当走出学校,放眼世界的。日本成立这‘‘冀察政务委员会’’是想在伪满洲国与南京之间建立一个缓冲区。这是卖国——是彻底的妥协与投机!

    道子:但这毕业典礼总归是要办的。毕竟有的事近,有的是远;有的事可以被左右,有的事被一手遮天。这是老子的思想,特别适用于躲打出头鸟的枪。

    ......
  • 诗歌 - 0
    消逝

    您老了

    我的手还有力

    不……

    我还能犁地

    有牛

    我可以盖房

    有我

    我也能,

    和以前一样

    ......
  • 小说 - 0
    魔女朴露呓语(二)

    在那片女神阿蒂斯娜所眷顾着的森林里,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小溪旁的草地上长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

    我小心翼翼地穿过花丛想要去捕捉一只试验用的魔敏虫,正快要抓到它时,它突然高高跳起消失在我面前。

    我焦急地大步追上去,险些一脚踩在她的身上。

    她躺在草丛中,半睁着眼睛,不哭也不笑,看起来还不到一岁大小。

    就像当年你遇见我一样,我遇见了她。

    我把她抱起来四处寻找,最终也没有找到究竟是谁将她遗弃在这里。

    从那之后过去了九个月,就如同我成为你的女儿一般,她成为了我的女儿,我决心把她抚养长大。

    可就在这一天,她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就像是,被谁偷走了一般。

    我留在她身上的精神索引指向无尽虚无之中,我无法探寻到她的位置。


    妈妈,妈妈,我该怎样才能找到你?

    如果你能听到我

    ......
  • 小说 - 0
    魔女朴露的梦中呓语

    如果你能听到我的话?你可以听我说吗?

    在那片女神阿蒂斯娜所眷顾着的森林里,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小溪旁的草地上长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

    我小心翼翼地穿过花丛想要去捕捉一只试验用的魔敏虫,正快要抓到它时,它突然高高跳起消失在我面前。

    我焦急地大步追上去,险些一脚踩在她的身上。

    她躺在草丛中,半睁着眼睛,不哭也不笑,看起来还不到一岁大小。

    我把她抱起来四处寻找,最终也没有找到究竟是谁将她遗弃在这里。

    就像当年你遇见我一样,我遇见了她。

    从那之后过去了九个月,就如同我成为你的女儿一般,她成为了我的女儿,我决心把她抚养长大。

    可就在这一天,她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就像是,被谁偷走了一般。

    我留在她身上的精神索引指向无尽虚无之中,我无法探寻到她的位置。

    我的记忆也沾染上那个诅咒的印记,我已经快要无法记清你的样子。

    难道,这也是诅咒

    ......
  • 小说 - 0
    魔女朴露呓语的排序

    如果你能听到我的话?你可以听我说吗?

    在那片女神阿蒂斯娜所眷顾着的森林里,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小溪旁的草地上长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

    我小心翼翼地穿过花丛想要去捕捉一只试验用的魔敏虫,正快要抓到它时,它突然高高跳起消失在我面前。

    我焦急地大步追上去,险些一脚踩在她的身上。

    她躺在草丛中,半睁着眼睛,不哭也不笑,看起来还不到一岁大小。

    就像当年你遇见我一样,我遇见了她。

    我把她抱起来四处寻找,最终也没有找到究竟是谁将她遗弃在这里。

    从那之后过去了九个月,就如同我成为你的女儿一般,她成为了我的女儿,我决心把她抚养长大。

    可就在这一天,她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就像是,被谁偷走了一般。

    我留在她身上的精神索引指向无尽虚无之中,我无法探寻到她的位置。

    妈妈,妈妈,我该怎样才能找到你?

    ......
  • 诗歌 - 2
    凤凰台上忆吹箫

    凤凰台上忆吹箫


    雏羽争巢,幼鳞夺水,死生轮复江湖

    晚月悬北海,树掩平芜

    星入方塘聚众,尘土外、又当何如?

    应离场,身微

    ......
  • 小说 - 0
    诉说 ——朴露

    在那片女神阿蒂斯娜所眷顾着的森林里,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小溪旁的草地上长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

    我小心翼翼地穿过花丛想要去捕捉一只试验用的魔敏虫,正快要抓到它时,它突然高高跳起消失在我面前。

    我焦急地大步追上去,险些一脚踩在她的身上。

    她躺在草丛中,半睁着眼睛,不哭也不笑,看起来还不到一岁大小。

    我把她抱起来四处寻找,最终也没有找到究竟是谁将她遗弃在这里。

    就像当年你遇见我一样,我遇见了她。

    从那之后过去了九个月,就如同我成为你的女儿一般,她成为了我的女儿,我决心把她抚养长大。

    可就在这一天,她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就像是,被谁偷走了一般。

    我留在她身上的精神索引指向无尽虚无之中,我无法探寻到她的位置。

    我的记忆也沾染上那个诅咒的印记,我已经快要无法记清你的样子。

    ......
  • 小说 - 0
    欲望

    “你看,雅波菲尔。你懂了吗?”欲神阿拉帕斯舔了舔食指,一双长睫毛的紫色眼睛缓缓地眨巴着,她撩起红裙,对着身边的原神雅波菲尔露出了修长的腿。

    “世界本具有两面性……”雅波菲尔说,他眉头紧皱,沉浸在几百年的凝思中。

    “哈哈哈,我的雅波菲尔,你动摇了。”阿拉帕斯有意无意地撩拨起薄如蝉翼的吊带,浑圆的乳房若隐若现。

    阿拉帕斯和雅波菲尔站在时空的缝隙里,这里,也是肉体和灵魂的分界线。亡魂成群结队,脱离了实体,在他们身旁经过,走向连他们也不知道尽头的地方。

    阿拉帕斯解开了发带,抛向了雅波菲尔,发带幻化成生命的轨迹。雅波菲尔正在这些幻象中堕入迷惘。

    最初的微弱而顽强的生命,踩踏着无数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尸体,渐渐成长壮大起来。从原核细胞,发展成多核生物,从地底世界到海洋深渊,没有一处不留下了个人和群体战争

    ......
  • 小说 - 1
    世纪末:一刻三停(未完待续)

    0


    飞船上的神野羽。


    刚刚登上新大陆的歌手原天。


    以刺杀为业的鬼舞姬。


    1


    以紫色作为代表色,闪烁跃动着心形电光的机车伴随着尖利的摩擦声骤停在半废弃的民居门口。


    只剩一截的烟蒂冒着若有若无的白气,承受着远超身躯重量的残忍碾压。施暴者是为提升女性性感度而诞生的黑色方头高跟鞋最反人类的那一部分。


    听声音有人从房子内部打开了门。


    微醺的酒红色嘴唇中吐出不祥的气息。


    打断一下,年轻人说。


    “你确定是这里吗?”年轻人眼神向上挑,瞄了瞄房子上挂着的破烂广告牌,又向下挪了挪,黑色中包裹着白色中包裹着的令他不由得新陈代谢加快的柔嫩光辉和一点阴影,他左手揣进兜里,感觉到不对,右手抚摸头发,动作也显得不那么自然。


    指节敲打牌子的声音。西装女性有些不耐烦了,略带焦虑的暴躁样子让人隐隐窥到涉及暧昧日子的光影。

    ......
  • 诗歌 - 3
    一片叶子

    《叶子黄了》


    叶子黄了

    悬而未决地挂着,随风摆动

    旁边的一瓶假菊花

    灿烂地黄着

    可是还是那片

    叶子

    枯萎得比较生动

    ......
  • 小说 - 2

    从前有一个男孩,他的名字叫双。梦想在他的眼中格外重要。


    他从小就有一个信仰,他想成为一名白夜骑士。


    为此他一直努力,克服了常人克服不了的困难,不断的改变着自己。

    如今,他即将登上白夜骑士的竞选舞台,他对自己很有把握。


    可是,等到他快要当上白夜骑士的前一晚上,发生了一个重大的变故:


    他心爱的女人失踪了。


    他想要去找他的爱人,不过明天就是白夜骑士的竞选了啊!可是错过了这一次选拔,他可能就再也竞选不上白夜骑士了……


    那么,是要去找爱人,还是去竞选白夜骑士?


    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这令他十分懊恼,他的内心充满着对爱人的担忧,而与此同时,还存在着对明天竞选的热血的期待。


    “所以这个双最后选了什么啊。”一个小男孩瞪着好奇的眼睛炯炯地看着她的外祖母问道。

    ......
  • 小说 - 0
    朴露的“梦中呓语”

    妈妈,妈妈,我该怎样才能找到你?


    如果你能听到我的话?你可以听我说吗?


    在那片女神阿蒂斯娜所眷顾着的森林里,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小溪旁的草地上长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


    我小心翼翼地穿过花丛想要去捕捉一只试验用魔敏虫,正快要抓到它时,它突然高高跳起来消失在我面前。


    我焦急地大步追上去,险些一脚踩在她的身上。


    她躺在草丛中,半睁着眼睛,不哭也不笑,看起来还不到一岁大小。


    就像当年你遇见我一样,我遇见了她。


    我把她抱起来四处寻找,最终也没有找到究竟是谁将她遗弃在这里。


    从那之后过去了九个月,就如同我成为你的女儿一般,她成为了我的女儿,我决心把她抚养长大。


    可就在这一天,她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就像是,被谁偷走了一般。


    我留在她身上的精神索引指向无尽虚无之中,我无法探寻到她的位置。


    我的记忆也沾染上那个诅

    ......
  • 诗歌 - 1
    你猜

    你猜什么是黑暗

    我不晓得

    那你闭上眼睛

    我闭上了

    那你看见了什么

    我啥也看不见

    ......
  • 小说 - 1
    陈叔家的柿子精

    陈叔今天被吓坏了,去菜市场买了一袋柿子,回来时还好好的,进门把袋子放到桌子上就去个厕所的功夫,回来发现柿子撒了一地。袋子可是打了死结的啊,又放在桌子中间,陈叔不禁越想越害怕,连会不会是海螺姑娘来了都寻思了出来。

    “哎吆哎吆,疼死我了”,一个柿子在地上打滚嘴里还吆喝着,“看什么,没见过柿子说话吗,还不快把小爷我捧起来”柿子突然不打滚了瞪着他大喊。“柿子精,柿子成精了!”陈叔被吓坏了,脚一滑一下子跌倒了地上,这一下摔倒可不轻,连他也忍不住哎吆哎吆了起来

    那柿子此时到不乱叫了,咕噜咕噜的朝陈叔滚了过去,陈叔此刻也顾不得害怕了,抓起来就是一个大力仍球,柿子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化成一道红线撞到墙上,然后从墙上弹了回来。

    要从陈叔的视角看,就是一个红色橡皮球飞速

    ......

SUIPIA

  • 835
  • 169
  • 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