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RCTIP
NEWS
  • 小说 - 0
    新坑试写草稿 收集评论

    十月的某天,已经连绵三天的大雨夹杂冰雹仍旧没有停止。


    飘忽的雾气渲染在某种青色的晚光中,宗庙的四处雕角上凝聚着豆大的水滴,黏着在玄鸟似的青铜浮雕上,宛如垂首泪滴,似乎喻示着什么不祥的事情即将发生。


    炉火烧的正旺,“噼啪”声不时响起,是屋子里唯一的声音。


    “你说他们这次多久才能回得来?”壁炉边,约有十六七岁的少女盘腿坐在桌边,身后是正在给少女剪发的黑白练武服女性。


    “说不准,长则十天,短则三五天。”侍女手中剪子出奇的细长,整体呈纯银白色。两刃相抵微有弧度,刃锋上有细碎的月纹,把手间则雕着几个华丽的字符。


    “可我实在等不及了。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能迎来这么好的日子了......”少女披着深红狐裘,脖颈罩在蓬软的白色出风里,没有任何黑色碎发落在绒毛上,不仅如此,她盘坐的地上周

    ......
  • 小说 - 11
    科幻短文《黑雪》

    这无穷无尽的,由各类破旧电器和工业废料所堆积而成的小山,连绵不绝地延伸到视野尽头。


    小男孩儿在这些“铁山”间行进,他边走边努力找寻着对自己还有用的东西。


    他不断地俯下身子,去扒拉着那些废物,他的手指黝黑而干裂,没有任何一片指甲是完整的,残破不堪的衣物下裸露出布满污垢的皮肤。


    汗水使他那粘结成一撮一撮的头发变得油光发亮,他抬起手臂抹去额头的汗珠,每动一下,挂满他全身的拆修工具和破旧零件便叮叮当当地碰撞在一起。


    时间缓缓推移,小男孩儿杵着随手拾来的细铁管,小心翼翼地朝着眼前的“铁山”上爬去。


    这时,笼罩着整颗星球的污染层在无声的攻击中溃散开来,它们凝结成漫天飘舞的黑色絮丝,缓缓地从高空落下。


    这个过程,将会持续数个时辰之久,而小男孩儿此刻正站立在那座“铁山”顶端,默默注视着。他称这样的景

    ......
  • 小说 - 2
    女孩

    爱情算是性欲吗?这种打自生心底柔和的欲望,使他产生了这个想法。说到底这样的想法还是不成熟的啊,发自内心,这样这样煞有介事地强调。


    “我没有女朋友,也并非是因为相信缘分的牵强借口,事实上,我的朋友曾推荐给过我。那是高中时候,人人都像是同一时间有了那种蒸发般的心情,我也是那其中之一。互不认识,朋友大力推荐“长得不错”“性格很好”等话,我开始想象,丰腴洁白的双手,白皙的颈部向上拉出分明的肌肉线条,栗色的长发修着娇柔的身子,娴静地坐在我身旁,于是才发觉朋友说的并没有这么动听,只不过我的构想,想到这点不经面红晕了,哪有这回事!真是羞耻。”


    “这么好的女生你会让给我?”带着半信半疑的心态,就这么问问,猴子这人,自己都没找到合适的。


    “看你单身久了,你还没有过呢。”谈恋爱的经历,“单这么久,看你可怜。”还不忘摆手

    ......
  • 小说 - 0
    魔女朴露呓语(二)

    在那片女神阿蒂斯娜所眷顾着的森林里,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小溪旁的草地上长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

    我小心翼翼地穿过花丛想要去捕捉一只试验用的魔敏虫,正快要抓到它时,它突然高高跳起消失在我面前。

    我焦急地大步追上去,险些一脚踩在她的身上。

    她躺在草丛中,半睁着眼睛,不哭也不笑,看起来还不到一岁大小。

    就像当年你遇见我一样,我遇见了她。

    我把她抱起来四处寻找,最终也没有找到究竟是谁将她遗弃在这里。

    从那之后过去了九个月,就如同我成为你的女儿一般,她成为了我的女儿,我决心把她抚养长大。

    可就在这一天,她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就像是,被谁偷走了一般。

    我留在她身上的精神索引指向无尽虚无之中,我无法探寻到她的位置。


    妈妈,妈妈,我该怎样才能找到你?

    如果你能听到我

    ......
  • 小说 - 0
    魔女朴露的梦中呓语

    如果你能听到我的话?你可以听我说吗?

    在那片女神阿蒂斯娜所眷顾着的森林里,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小溪旁的草地上长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

    我小心翼翼地穿过花丛想要去捕捉一只试验用的魔敏虫,正快要抓到它时,它突然高高跳起消失在我面前。

    我焦急地大步追上去,险些一脚踩在她的身上。

    她躺在草丛中,半睁着眼睛,不哭也不笑,看起来还不到一岁大小。

    我把她抱起来四处寻找,最终也没有找到究竟是谁将她遗弃在这里。

    就像当年你遇见我一样,我遇见了她。

    从那之后过去了九个月,就如同我成为你的女儿一般,她成为了我的女儿,我决心把她抚养长大。

    可就在这一天,她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就像是,被谁偷走了一般。

    我留在她身上的精神索引指向无尽虚无之中,我无法探寻到她的位置。

    我的记忆也沾染上那个诅咒的印记,我已经快要无法记清你的样子。

    难道,这也是诅咒

    ......
  • 小说 - 0
    魔女朴露呓语的排序

    如果你能听到我的话?你可以听我说吗?

    在那片女神阿蒂斯娜所眷顾着的森林里,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小溪旁的草地上长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

    我小心翼翼地穿过花丛想要去捕捉一只试验用的魔敏虫,正快要抓到它时,它突然高高跳起消失在我面前。

    我焦急地大步追上去,险些一脚踩在她的身上。

    她躺在草丛中,半睁着眼睛,不哭也不笑,看起来还不到一岁大小。

    就像当年你遇见我一样,我遇见了她。

    我把她抱起来四处寻找,最终也没有找到究竟是谁将她遗弃在这里。

    从那之后过去了九个月,就如同我成为你的女儿一般,她成为了我的女儿,我决心把她抚养长大。

    可就在这一天,她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就像是,被谁偷走了一般。

    我留在她身上的精神索引指向无尽虚无之中,我无法探寻到她的位置。

    妈妈,妈妈,我该怎样才能找到你?

    ......
  • 小说 - 0
    诉说 ——朴露

    在那片女神阿蒂斯娜所眷顾着的森林里,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小溪旁的草地上长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

    我小心翼翼地穿过花丛想要去捕捉一只试验用的魔敏虫,正快要抓到它时,它突然高高跳起消失在我面前。

    我焦急地大步追上去,险些一脚踩在她的身上。

    她躺在草丛中,半睁着眼睛,不哭也不笑,看起来还不到一岁大小。

    我把她抱起来四处寻找,最终也没有找到究竟是谁将她遗弃在这里。

    就像当年你遇见我一样,我遇见了她。

    从那之后过去了九个月,就如同我成为你的女儿一般,她成为了我的女儿,我决心把她抚养长大。

    可就在这一天,她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就像是,被谁偷走了一般。

    我留在她身上的精神索引指向无尽虚无之中,我无法探寻到她的位置。

    我的记忆也沾染上那个诅咒的印记,我已经快要无法记清你的样子。

    ......
  • 小说 - 0
    欲望

    “你看,雅波菲尔。你懂了吗?”欲神阿拉帕斯舔了舔食指,一双长睫毛的紫色眼睛缓缓地眨巴着,她撩起红裙,对着身边的原神雅波菲尔露出了修长的腿。

    “世界本具有两面性……”雅波菲尔说,他眉头紧皱,沉浸在几百年的凝思中。

    “哈哈哈,我的雅波菲尔,你动摇了。”阿拉帕斯有意无意地撩拨起薄如蝉翼的吊带,浑圆的乳房若隐若现。

    阿拉帕斯和雅波菲尔站在时空的缝隙里,这里,也是肉体和灵魂的分界线。亡魂成群结队,脱离了实体,在他们身旁经过,走向连他们也不知道尽头的地方。

    阿拉帕斯解开了发带,抛向了雅波菲尔,发带幻化成生命的轨迹。雅波菲尔正在这些幻象中堕入迷惘。

    最初的微弱而顽强的生命,踩踏着无数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尸体,渐渐成长壮大起来。从原核细胞,发展成多核生物,从地底世界到海洋深渊,没有一处不留下了个人和群体战争

    ......
  • 小说 - 1
    世纪末:一刻三停(未完待续)

    0


    飞船上的神野羽。


    刚刚登上新大陆的歌手原天。


    以刺杀为业的鬼舞姬。


    1


    以紫色作为代表色,闪烁跃动着心形电光的机车伴随着尖利的摩擦声骤停在半废弃的民居门口。


    只剩一截的烟蒂冒着若有若无的白气,承受着远超身躯重量的残忍碾压。施暴者是为提升女性性感度而诞生的黑色方头高跟鞋最反人类的那一部分。


    听声音有人从房子内部打开了门。


    微醺的酒红色嘴唇中吐出不祥的气息。


    打断一下,年轻人说。


    “你确定是这里吗?”年轻人眼神向上挑,瞄了瞄房子上挂着的破烂广告牌,又向下挪了挪,黑色中包裹着白色中包裹着的令他不由得新陈代谢加快的柔嫩光辉和一点阴影,他左手揣进兜里,感觉到不对,右手抚摸头发,动作也显得不那么自然。


    指节敲打牌子的声音。西装女性有些不耐烦了,略带焦虑的暴躁样子让人隐隐窥到涉及暧昧日子的光影。

    ......
  • 小说 - 2

    从前有一个男孩,他的名字叫双。梦想在他的眼中格外重要。


    他从小就有一个信仰,他想成为一名白夜骑士。


    为此他一直努力,克服了常人克服不了的困难,不断的改变着自己。

    如今,他即将登上白夜骑士的竞选舞台,他对自己很有把握。


    可是,等到他快要当上白夜骑士的前一晚上,发生了一个重大的变故:


    他心爱的女人失踪了。


    他想要去找他的爱人,不过明天就是白夜骑士的竞选了啊!可是错过了这一次选拔,他可能就再也竞选不上白夜骑士了……


    那么,是要去找爱人,还是去竞选白夜骑士?


    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这令他十分懊恼,他的内心充满着对爱人的担忧,而与此同时,还存在着对明天竞选的热血的期待。


    “所以这个双最后选了什么啊。”一个小男孩瞪着好奇的眼睛炯炯地看着她的外祖母问道。

    ......
  • 小说 - 0
    朴露的“梦中呓语”

    妈妈,妈妈,我该怎样才能找到你?


    如果你能听到我的话?你可以听我说吗?


    在那片女神阿蒂斯娜所眷顾着的森林里,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小溪旁的草地上长满了五颜六色的花朵。


    我小心翼翼地穿过花丛想要去捕捉一只试验用魔敏虫,正快要抓到它时,它突然高高跳起来消失在我面前。


    我焦急地大步追上去,险些一脚踩在她的身上。


    她躺在草丛中,半睁着眼睛,不哭也不笑,看起来还不到一岁大小。


    就像当年你遇见我一样,我遇见了她。


    我把她抱起来四处寻找,最终也没有找到究竟是谁将她遗弃在这里。


    从那之后过去了九个月,就如同我成为你的女儿一般,她成为了我的女儿,我决心把她抚养长大。


    可就在这一天,她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就像是,被谁偷走了一般。


    我留在她身上的精神索引指向无尽虚无之中,我无法探寻到她的位置。


    我的记忆也沾染上那个诅

    ......
  • 小说 - 1
    陈叔家的柿子精

    陈叔今天被吓坏了,去菜市场买了一袋柿子,回来时还好好的,进门把袋子放到桌子上就去个厕所的功夫,回来发现柿子撒了一地。袋子可是打了死结的啊,又放在桌子中间,陈叔不禁越想越害怕,连会不会是海螺姑娘来了都寻思了出来。

    “哎吆哎吆,疼死我了”,一个柿子在地上打滚嘴里还吆喝着,“看什么,没见过柿子说话吗,还不快把小爷我捧起来”柿子突然不打滚了瞪着他大喊。“柿子精,柿子成精了!”陈叔被吓坏了,脚一滑一下子跌倒了地上,这一下摔倒可不轻,连他也忍不住哎吆哎吆了起来

    那柿子此时到不乱叫了,咕噜咕噜的朝陈叔滚了过去,陈叔此刻也顾不得害怕了,抓起来就是一个大力仍球,柿子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化成一道红线撞到墙上,然后从墙上弹了回来。

    要从陈叔的视角看,就是一个红色橡皮球飞速

    ......
  • 小说 - 14
    黑桃K的街道与被解构的帕拉斯半身像

    东京的街道是静谧与非静谧的耦合,穿过熙攘的街道,摩天大楼背后便是成片笼罩在寂静阴影中的低矮民居。当夜幕降临,霓虹灯里放电闪光的气体让她失去了睡眠,却阻止不了她做梦,于是这座城市就陷入罄粉色和蓝色的半梦半醒间。


    “也许我现在该对着无人的街道写诗?”小泉政芫尝试了一个多小时,发现还是走不出自己那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卧室。转动把手,老旧的木门吱呀一声,进入的是一个完全相同的房间。


    “意识就像宇宙,百川流动,无需意义,无需目的和方向,我们熟知的一切——思维、想象、自由意志,不过是这条大河里偶尔泛起的涟漪。”他想起了戈尔拉夫特——那个怪老头的说法,无止境循环的空间意味着意识仍然停留在最初的房间里。于是他趴在茶几上,目光越过杯子里两块起起伏伏的冰块,望向窗台上的帕拉斯半身雕像——离婚后,他试图抹掉所有与前妻有关的痕迹,

    ......
  • 小说 - 2
    别进来啦,很狗血啊

    我最喜欢的花是向日葵。


    向日葵它很坚强!它永远都是笔直着腰,倔强得朝着阳光绝不低头。


    想起当年……


    记得那会接到李泽的电话时,他说,他考上了复旦附中,终于可以和我一起读书了。


    当时我真的、脑子一片空白,欲哭无泪。因为我落榜了,落榜到他原本志愿的对口南市高中去了。


    父亲因此对我很失望,一气之下,把我打了一顿,还惊动了警察,进了医院。


    南市高中比我想象还要糟糕,这完全不像一间学校,更像一个不良少年集中营。学生吸烟喝酒,打架斗殴,早恋比比皆是。


    我便成了学校的异类,甚至引起了同学的恶意。


    她们总是找我的麻烦。


    把我课本藏起来,把我的作业本撕掉,把我的笔记扔垃圾桶。上课时故意坐在我前面,挡住我的视线。或者故意大声开小差,吵得我没办法听课。至于课桌总是塞满垃圾更是司空见惯的事儿。


    我没

    ......
  • 小说 - 2
    忘川河边

    如果说这个世界还有一点对程山远的善意的话,那就是让她遇到了庞星华。

    当她受伤饿晕在路上的时候,庞星华把她捡了回来;她被人追杀无处可去的时候,庞星华又把她捡了回来;她深陷过去的爱恨情仇拽着自己的头发哭喊时,又是庞星华把她捡了回来……

    庞星华让她觉得其实自己存在这个世界还是有意义的,虽然只是草草答应了她一定会回来报恩,但没想到这个执念让她慢慢想着脱离苦海,然后给了庞星华一个种满鲜花的梦。

    但如果这个世界存在让程山远只剩绝望可以品味的最后一根稻草的话,那就是让她遇到了庞星华。

    都说一直吃苦的人会忘记甜是什么样的,但若有一天他尝到了甜是什么样的就再也不想去吃苦了。

    程山远就是这样,她嗅着庞星华的味道就觉得这应该是世界上最甜的,她牵着庞星华的手就想着这应该是世界上最软的,她抱着庞星华时就想这应该就是世界了

    ......
  • 小说 - 2
    与老鼠的邂逅

    小老鼠抱着沾土的饼干,坐在橱柜边,用它的门牙不停地啃咬着。我坐在它面前,目不转睛地看着它。

    这是我和老鼠的第一次邂逅。

    它一点不怕我,我自然也不怕它。那时我六岁,或者七岁。早已死去的黑狗那时还在,我想在我看老鼠吃饭时,它正趴在老槐树下打着哈欠。

    “嘿!踩死!”别人这么对我说,我懂得是让我杀了眼前的老鼠。可我并没有。

    “不。”我说。

    我站起来,在老鼠眼里就像个小巨人,它扔下饼干,藏到了橱柜下的黑暗里。那块饼干还在,我每天都去探望饼干,可老鼠,再也不回来了。

    后来,老鼠们泛滥了,于是大人们开始拆它们的窝,冷水灌入漆黑的洞里,出来一只,就有一只被好多脚一齐踩上去。

    有一只朝我跑来,我把它抱在手心里,于是它咬了我一口,大人也骂了我一顿。我也伤心了好一阵子。

    再后来,我十岁多了,用火亲

    ......
  • 小说 - 2
    寻求

    静寂的夜晚,天空披着镶着繁星和月牙的紫衣,朝树木和小屋倾倒金杯,流泻下一束束清辉。几只夏蝉攀在九叶树的枝桠上,搅扰夜莺的清唱。

    斑驳树影在窗幔上轻轻摇曳,窗后有什么在低声诉说。

    “明日复明日,我已爱上了酣睡的姑娘,她可爱的小脸红莹莹的,她的衣裳永远有月见草的味道,瞧,她的小脚,正逗弄着床单上的小熊呢。”

    “明日何其多,我厌倦了此处的日子,厌倦了爱抚和亲吻,厌倦了一成不变的香味,我只怀恋山溪、月儿、迷雾和春雨冬雪。”

    粉色的幔布自在飘摇,幔布后是一张书桌,摆放着两只小巧精致的笼子,一个装着莲妖,一个装着火萤。莲妖深情地望着床上熟睡的女孩,向她倾诉,背后的透明薄翼微微蓊动。火萤愁闷地看着窗幔摇动时偶尔露出的月光。

    “呸,因为你既不晓得浪漫,又不晓得情感,你游走在粗俗的黑暗,不懂绵绵情意,不知

    ......
  • 小说 - 19
    魔女的凯歌


    在迷雾之森深处有一座经久失修的木楼,茂盛生长的花草藤蔓将它紧紧围绕,而它的主人正是那位已经消失了十年之久的魔女朴露。


    没有人知道魔女朴露的下落,前去木楼探查的村民和冒险者们则皆被阻挡在木楼的境界之外。似乎所有人都无获而归,但传闻有人曾在木楼外听见如梦呓般的低语。


    不少人猜测:“或许十年以来魔女朴露都一直沉睡于这木楼之中?”


    反驳之声不在少数:“木楼那么高大,就算她在里面放声高歌,你也不一定能听见呢。”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木楼高大,听不见朴露的声音,那么,那低语声又是谁的呢?

    这件事情,成了那块地域的未解之谜。

    还有人猜想,魔女朴露可能在木楼里修炼自己的魔力,也有人说:魔女朴露可能不在木楼里,木楼里的,有可能是其他有魔力的人。

    其实,这件事情要追溯到十年以前。

    那时候,朴露只是一

    ......
  • 小说 - 3
    不想回“家”的“他”

    他在很有成就的时候才决定回家,其实他也不知道那还是不是一个属于他的家,父亲早早的就去世了,而母亲在他很年幼的时候就抛弃了他。他之所以还把那里叫着家,他只是想让当年抛弃他的母亲看看,现在的他已经很有成就,他要让她感觉自己当年的决定是一个错误,甚至是愚蠢。


    他在另外一个家庭里也没有生活多少年。当他知道自己是被抛弃的孩子的时候,怒气冲天,什么也没有说,就放弃了读书放弃了现在的家,一个人出去闯荡去了。他想证明给他们看,自己并不是一个无用处的人。他也做到了,从最底层的做起,扛沙背水泥,一直到现在自己开的一家建筑公司,并且有着很好的效益。


    他终于觉得自己应该回去了。


    他选择在一个阳光柔和的天气回去,开着自己的车,哄哄的朝着自己出生的那个小山村开去。当他知道自己的身世的时候,他就一个人回来后,但

    ......
  • 小说 - 1
    选择

    一场空难之后,林少海从飞机残骸中爬了出来。这是广西的某处山林,他确认过只有自己一人生还以后,决心回家报平安。在山林里转了2天,他还没有走出去。他有些绝望,但他不会放弃。终于,食野果、喝溪水的日子过去了,他在第7天走了出去。


    到了公路上,他拦住一辆车,请司机带他去公安局,他是空难的幸存者。公安局备了案,他借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父母都以为他死了,听到这个消息,都感到很兴奋,一扫之前的悲伤。他惦记着自己的女朋友诺诺,于是就问父母,女朋友还好吧?父母听了这话,沉默,他疑惑,连忙问怎么了。良久,父亲在电话那头说,等你回来再说吧,先别和联系她了。


    他没听,挂了电话,就给诺诺打了过去,可没有人接。他满是狐疑,于是立刻往家赶。他不敢坐飞机了,辗转坐了高铁回北京。出了站,回到家,他与父母叙述完自己在山林的经历后,记挂着

    ......
  • 小说 - 0
    小偷

    深夜,一个身影在徘徊。那是一个小偷,正等待着一批巡逻的结束。他远远伫立在山包上,发丝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苍白……

    傅有德是村子里最有钱的人,同时也是最顾村人的。他几乎被所有村人爱戴,在这之前,他却实实在在是败家子一枚。

    赶集时,街坊总是谈起他,说:“傅老爷子的钱又被这败痞子给糟蹋了,看这公子做得惬意的,迟早把他老爷子的座铺子都取得干净。”众人料到的是,傅老爷子的钱是被这穷痞子大把挥出了,但不料,傅有德居然将老爷子的家产翻了一翻。

    傅老爷子先前还目送着几乎掏空家当的儿子远走出村,有德说是要做点生意,村人却暗暗为老爷子叫苦,都说那痞子不会做生意,还会再回来用老爷子的钱挥霍他的下半生。那会儿,老爷子心中的苦真是难言,他舍不得白养了20多年的有德。不过令老爷子庆幸,众人幸喜的是,才没过几个月,那公

    ......
  • 小说 - 1
    求婚

    晶莹的水珠垂悬在常春藤的叶尖,被染上一层碧绿色,湿润的泥土释放出阵阵清香。

    樰背着手,独自伫立在书架旁,略微无神的眼睛看着雨后的天空,影子投在身后,像一道长长的旗杆。

    一副色彩和暖的油画仔细地挂在空空的墙壁中央,醒目的夕阳温暖地照耀,男孩搂着女孩,坐在一片紫木槿上。

    “楸……”樰低声说,仍然望着窗外。

    时针滴滴的旋转,像是唯一能证明时间流逝的东西,三点十二分。

    “樰……”一双白皙的臂膊伸过来,轻轻抱住了他,“冷吗,傻瓜。”

    樰苍白的面孔绽开了笑容,他握住了胸前的双手。

    “下雨了呢,我有些冷……”后面的声音说。

    “等太阳升到西面,我们去木槿花地。”樰握的更紧了,好像怕什么溜走,“我还有个礼物……”

    “我要做新娘了吗?”

    “是世上最美最美的新娘。”

    金色的阳光穿过

    ......
  • 小说 - 4
    糖尿风波

    早上,刚来到办公室,我就忍不住打了一杯温水,咕咚咕咚地灌到肚子里。但即便如此,我干裂的嘴唇仍然在向我诉说着饥渴。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天了。这几天,我的饮水量都非常惊人,以至于我们办公室一天要消耗掉两桶桶装水。要知道在平时,一桶水我们能喝两天。


    可能只是因为天气太干燥,而且也有点上火的缘故吧?我这样安慰自己。


    可坐在办公室最前面的芬姐却突然对我说了一句:“我爸当初刚查出来的时候,也跟你一样老是找水喝。”


    芬姐的爸爸多年前突然患上了糖尿病,几个星期前刚刚离开人世。为此,她还请了好一段时间的假,上周才刚回来上班。


    “你天天喝这么多水,减肥吗?”小彩突然从后面窜出来,吓了我一跳。


    不过,我从来没有思考过任何与减肥有关的事情,我喝水也只是因为我渴了而已。


    “真让人羡慕呢……就算不控制饮食

    ......
  • 小说 - 1
    反转

    西风从东门摇进来,而且是呼的一下,一阵阵……

    白帝烯,穿着一身白衣,静坐在木椅上。一把青铜短剑倚在角落,放着与铜绿色所绽放的光芒不一的金色。前方的桌子上,摆着一方竹简,端正地记着几行诗:

    墨晰吐新蚕,隔夜入新棉。

    何看惊云显,则像手中茧。

    两翼汪汪泪,雨露唰唰眼。

    若想睇如云,便梦晴空点。

    白帝烯望着它们,一头雾水……眼下,却无意之间泛起了泪花。白帝烯呆愣了一会儿,回过神来!他抄起那把极品,根本没有对这把千斤的剑放在眼里,来回地挥动几下,将陈锈给甩得一干二净。

    “站住!刀剑无眼!”白帝烯如同疾风一般,挡在一个刚刚进门的斗笠中年人面前,而中年人并没有吃惊,只是抬头,露出了斗笠下的刀疤脸。

    “小城管?我没有犯事儿吧?”巫王一面笑着,一面想着。眼前的,怎么看都是不过六七岁的孩童

    ......

SUIPIA

  • 835
  • 169
  • 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