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RCTIP
NEWS
  • 解析 - 6
    之前

    之前


    起初莱蒙托夫是个我没听说过的作家,当然我没听说过的作家多的是,从欣赏的角度来看,评判作家的好坏是个很难说的问题,因为大概什么事情不是非黑即白的,所以全凭喜不喜欢来说,那么问题来了,从自己能力范围内获取外界的信息,要读东西,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把以前人们评出来好坏是非的东西直接拿来用,因为已经有一个主观印象,所以我们读完之后会不自知的“自解疑惑”简单来说,是为了让自己的观点不至于太违背大众意愿,自己填补自己的疑惑。举个例子,比如我发现某个玩意儿真是晦涩难懂,一般没有主见的人可能会直接放弃,告诉自己我水平还没达到,我理解力不行,以后还是不要看了。真相一是,我的确看不懂。真相二是,作者在瞎瘠薄写。先不说作者是不是在瞎瘠薄写,仗着自己一番热血感情泛滥话都说不直的作者多得是,那是感情重要还是技巧重要呢,会不会看到他

    ......
  • 思绪 - 0
    民科心理学——从文字回到文字

    人一切外在的行为与思想,都是一个个内在精神整体的投影,正如作者笔下的小说人物那样。其实在很多时候,人物“原型”不是章闰水对于闰土的原型,而是作者精神的某一部分投影。正如当我写作,我把自己对科学的追求投影到了主角身上,尽管我现实理科不怎么好,也根本没有从事科学的打算。这并不影响笔下的主角们做那些作者不可能做出的事情。


    当一个人面对不同人,他的行为与思想也会发生改变,至少是微调。譬如在经典的讽刺文学《变色龙》中,奥楚蔑洛夫的态度变化。奥楚蔑洛夫有一个自己的思维整体,当他面对其他人,就把一部分思维投影到行动和语言上。


    我有一些很逗的朋友,也有一位稍显的严肃的朋友。当我面对前者,我会把与他们精神相似的一部分投影出来,于是我心中就滋生出低级趣味,滋生出说说笑笑,滋生出许多烂俗的梗。然而当我面对后者,我

    ......

SUIPIA

  • 835
  • 169
  • 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