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RCTIP

茶味鱼干

最后活跃于18小时前

  1. 18小时前
    18小时前

    时间前进的速度总是很奇怪,有时一年的时光只是匆匆即逝,就连乌云自己也想不出这一年内发生了什么,甚至有时只是身体上有一些瘙痒,一年便已经终结。

    而有的时候,一年又是那么漫长,漫长到一......

  2. 18小时前

    我,不算真正的,活着?

    ——似乎乙醇中毒的青年女声

  3. 3天前
    3天前

    “明知他们的恶趣味,为何还要不分善恶和好坏与否的接受呢?”

    ————————略显稚嫩的童声

    AD2031

  4. 3天前

    若要在此谈论人性,也只不过是为时过早罢了。

    她尚年幼,哪怕在梦幻中知晓了很多道理亦或是外界之理,也不过了了。

    这一切对一般11岁的孩子而言,也许是足以压垮她的压力吧?

    但,在某个幻......

  5. 5天前
    5天前

    但若如此,我该写些什么呢?

    ——————稍显疑惑的童音

  6. 5天前

    但她终究没有走入深山里去,也许这是因为她终究不是那个虔诚信佛的老人。

    自她诞辰而来,时间已经过去了9年,这9年中,佛不曾庇护她,村人也不曾帮助她,磨难锤炼着她的每一根神经,噩耗与她......

  7. 6天前
    6天前

    “你好”

    ——睡梦中传来了幼童小心翼翼发问声

  8. 6天前

    这一年,也许是神明怜悯这个孩子,也许只是命运的骰子尚未起掷,又或许乌云真的已经没有可以去世的亲人了。

    这一年她过的很普通,只是单纯的靠“山”吃“山”,对一个七岁就不得不独立生存的孩......

  9. 8周前
    2018-12

    当晨光搁浅于窗畔,农子雀跃在田野,我泛舟于岛屿,攀升在高山。

    待烈日氤氲了水气,生灵寻觅着丛林,我握剑惩恶徒,持金赏善念。

    终繁星轻语着坠落,孤魂怨哭之坟前,我赤手以祈祷,空拳而哀......

  10. 2个月前
    2018-12
    茶味鱼干加入社区

茶味鱼干SUIPIA